赵小蜗宝宝

毛血旺

脑洞很萌,哪位太太能写文

手游狗:

哈蛋。今天lo上看到的Eggsy是公主的弟弟,Harry是英国国王的脑洞!萌死我了……赶紧涂了一个冷静下











这还是一个求文的贴………………想吃类似设定的粮………………请大家………………安利我……………………_(•̀ω•́ 」∠)_

【凌李】呈堂证供(4)

这篇文好好看

砚珀珣:

Chapter.4
劝你一句话,千万不要跟警察玩捉迷藏的游戏。

【01】
许乐山这回是来感动凌远的。

他丝毫不考虑他的感动对于凌远来讲是不是一种变相的恶心,他手里有大把大把的钱,许老板想用金钱来买回凌远对他的父子亲情。

许乐山士气高昂地走在去院长办公室的路上,他都想好了。凌远现在推行医疗改革方案受到的阻挠比较大,拉来的赞助说不定不够。当然了,反正他钱多的是,自己儿子没有赞助那他就给他赞助。

凌远会怎么想?肯定认为他是天底下最好的父亲,从此以后接纳他成为一家人。

许乐山越想越兴奋,心情太过激动之下竟然丝毫没有注意到前面有个人正往他的方向走来,脏兮兮的装束一看就和这个医院的画风不搭,宛若丐帮的小乞丐突然穿越到了金碧辉煌的王宫。

“你他妈瞎啊,”小姑娘张口就骂人,“没看到前面有人?”

许乐山心情好,不想和她一般见识。甩手掏出几张纸币扔过去就想打发她走。却没成想小姑娘接过钱收进兜里,继续对他骂骂咧咧不肯走。

“哪儿来的暴发户。”小姑娘啐了一口,“你他妈那么大块头把奶奶我撞伤了怎么办?”

“嘿你这个小姑娘怎么说话呢?”许乐山嘴巴也不干净,张口闭口都是些不堪入耳的字眼,“……哦我明白了,婊子养的你就是来敲我一笔的吧!”

“我告诉你,电梯那边就有监控,你敢不敢等到保安来?”


赵嘉禾柳眉一倒,掐着腰开了十二分的气势,“奶奶我现在浑身都疼,看着没有?”她指着自己今天早上打架碰瓷儿后的伤口,“姑奶奶现在大发慈悲,五千块咱俩二话不说,要不然奶奶我就不走了!”说完就拽着人坐地上开始撒泼打滚连哭带嚎。凌远忍不住挑了挑眉,无声地笑起来。他随手在衣柜里拿了顶帽子戴好,转身带门落锁一气呵成,大踏步就朝电梯口走去。

许乐山忙着对付赵嘉禾,小姑娘揪着他领带呲哇乱叫,可怜许老板一身肥肉一时间竟然扛不住一个营养不良的姑娘家。他背过身去,好能轻松一点的面对赵嘉禾,结果和凌远擦肩而过。

赵嘉禾尖利的嗓音犹在耳边,院长办公室坐落在医院的最高层,没什么人在,足够小姑娘发一会儿疯了。

凌远走进电梯里,隔空对着赵嘉禾打了个招呼。赵嘉禾没看见,当然,也有可能是装作没看见,继续和许乐山撕扯。两个人边骂边打,许乐山自认为和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拉拉扯扯不仅影响不好而且十分幼稚,但无奈小姑娘战斗力惊人,摆明了是要讹他一笔。而与此同时凌远按了医院保安室的电话——满脸横肉的大老板和瘦弱可怜的小姑娘,一看就知道该抓谁。

要是许乐山真说赵嘉禾讹他,要求调监控的话……倒也没什么,他凌远也不是白当第一医院的院长的。

【02】
凌远回家先把李警官的外套拿出来扔进了洗手间里。他换下衣服先坐在沙发上歇了会儿,然后想了想,又起身走向洗手间。

他很久没亲手洗衣服了,以前有女友的时候也是常常工作忙得忘了时间,回来后就把脏衣服往洗衣机里一扔。也不管袜子和内裤是不是可以一起洗,一股脑儿地塞进机器里插上电源和水管就开始让它转。

林念初温婉体贴,但是也不跟他回家,谁知道他是怎么洗衣服的。

后来他恢复单身身份,林念初倒是偶尔会来他家里几趟了,不过也常常是坐上一时片刻就走,两人交换了论文材料和医疗职称资格文件证书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林念初的无名指上又早就戴上了婚戒,凌远哪好意思多留人家再呆一会儿?

别说你俩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就是你真把人家姑娘当妹妹你妹夫都不一定乐意老婆总往大舅子家里跑呢,更何况凌远这个所谓大舅子还有个前男友的身份在。

凌远烧了水又兑好凉水,把衣服泡进盆里。小警官的黑色外套浅浅地浮在水面上。衣服泡了水就有些发软,凌远一戳前襟,黑色外衣就沉下去一点,等过了一会儿就又不要脸地浮上来,晃晃荡荡地在水上漂着。

这衣服真瘦,跟那个警察一样瘦。

凌远一点试穿的兴趣都没有,他肯定穿不上,别再给人撑坏了。

凌院长自认不胖,至少大家都说他不胖,所以他对自己的身材还是很自信的。可是自从他遇见李警官,这种自信迅速转变成了对自己的拷问,凌远,其实……你是不是该减减肥了?

他曾经把这事儿犹豫地问出了口,林念初跟看外星人一样看凌远,生怕他是受了什么刺激,一个劲儿地安慰他说凌远你真不胖,你是不知道我以前在非洲碰上的几个中国人,其中有个小伙子听说姓蔺,长得一表人才就是这嘴实在是闲不住,逮什么吃什么,那旅店老板回回早上见他来就关门说他们店不提供早餐服务……同行有个青年都快被他气哭了,跟他比,你挺瘦的,真的。

你要这么一说我跟他比不仅瘦,我还要脸。

凌远看了看表,差不多到时间了,于是他开始往盆里倒洗衣粉。

黑色外套其实很好洗,因为你洗不干净别人其实也看不出来什么。但凌院长得负责任,既然想亲手给人家洗衣服那就得洗干净了,不然就别洗。

一盆水投净后,凌远又接了一盆水,他仔仔细细从里到外地把外套搓了一遍,溢出来的泡沫沾了他满手。他搬个小椅子坐在水盆前面,面色凝重地考虑着李警官每天风里来雨里去案发现场跑成狗,这外套上面指不定沾了多少细菌呢……家里好像还有一瓶医院发的医用消毒洁手凝胶,消毒去无痕,平常他们看完病人就往手上涂,半分钟后就能杀灭所有细菌。

要不,他往水里倒点?

……别扯淡了,那玩意儿说白了就是酒精,你家酒精能洗衣服?

凌院长被自己的蠢感动到了,要不说这个人不能恋爱呢,恋爱中的人大概都自带低智商tag,更遑论凌院长这样连对象都还没追到手的。

其实吧,凌远还是挺喜欢李警官的,而且这种喜欢的意义似乎可以延续到他想进一步了解李警官,想进一步与他相处。所以他把他衣服带回来洗,所以他要跟着赵嘉禾去警察局。当然,你不能排除在凌远深入探索李警官后又对他失去兴趣的可能性,但这种可能性必须得建立在他真的已经了解了李警官之后。

爱情得有原因啊,哪能无缘无故的就爱上一个人呢?凌远现在只能达到喜欢那一层,接下来的事情都得一点一点摸索着来。

不过爱情都是从兴趣开始的,就比如……现在。


凌远把衣服从水里捞起来,一遍又一遍地投净,然后拧干它,再把它挂在阳台上。

今天的阳光很好,应该明天就可以干了。凌远用毛巾擦了擦手,微微朝那件正在清风中飘扬的黑色外套眯起了眼睛。


衣服洗干净后很好看,人洗干净后估计更好看。

【03】
赵嘉禾领着凌远去要奖金的时候穿了一身乞丐装,破破烂烂不打紧,关键是它还脏。凌院长老大不乐意和她走一起,说赵嘉禾你已经穷得连衣服都买不起了么?

赵嘉禾朝他嚷嚷,说你懂个锤子哦我这身行头是为了让他们那帮警察能对我心生怜悯,从而令我快点的拿到奖金。

凌远开车送她,给她在座椅上垫了一层薄薄的布,说,我有洁癖,你要非得这么穿那你就坐在位子上别乱动,蹭我车上我让你给我洗车。

赵嘉禾嘿哟喂,大摇大摆就往上坐,拽得二五六万,高高兴兴地跟要去兜风一样。

“你怎么那么开心。”凌远问她。

“我一想到我今天能拿到一笔数目可观的票子我就高兴。”赵嘉禾向往道。

“他们不是应该给你支票让你银行直接兑么?”凌远随口问道。

“管它支票彩票,能拿到钱就是好票。”赵嘉禾神游天外,“你懂什么,快开车。”


警察局已经认识这小姑娘了,毕竟不是谁都有毅力三天两头给警察打骚扰电话还就一个问题,什么时候给奖金?

我们一人民警察为人民,还能吞你奖金不成?警察们集体在心中呐喊,然后接着各忙各的。

没办法,最近事儿太多,就拿局里向来最闲的简瑶举例好了,她现在也很忙。

她忙着处理一些奇怪的传真和照片,要么说这人民生活幸福指数升高之后大家就都开始无聊了呢,没事儿往警察局发什么“Hi,Simon”这样的神经病传真呢,就算局里有个教授英文名字叫Simon,你也不能这么吓唬人。

赵嘉禾一回生二回熟,见没人理她就直接开口问:“……李熏然警官呢?”

“熏然审嫌疑犯呢——就你那个做证的案子。”简瑶边把纸扔进碎纸机里边说,动作很粗鲁声音很温柔。



“那瑶瑶姐你手机借我玩会儿呗?”赵嘉禾恬不知耻。

简瑶朝她一努嘴,“那边包里呢,你自己去翻好了。”

赵嘉禾欢快地跑到简瑶办公桌前面,“瑶瑶姐,你手机里没什么见不得人的都东西吧!”

“瞎说什么呢!”简瑶嗔怪道。

“哎……”赵嘉禾讨好地一笑,“我的意思是啊,你手机里没什么你们警务工作人员需要保密的文件吧?我这万一摊上事儿了谁来给我做人证说我没泄密啊……”

“有文件还能给你玩?”简瑶边骂边笑,“放心吧,我有好几部手机呢。”


赵嘉禾从包里翻出简瑶的手机,哼着歌边走边玩,直到走到凌远身边才停下来。此时凌院长正孤单地坐在警察局里闲杂人等坐的冷板凳上,手里的手机打着最近饭店的页面,凌院长一脸慎重。

“拿着。”赵嘉禾用身体挡住凌远,然后把手机递给他,“赶紧的,你只有三分钟时间。”

“什么意思?”凌院长心下疑惑。

“我刚才看过了……”赵嘉禾言简意赅,“你找相册那个文件夹,第一个小夹子就是家庭合照,第二个是朋友聚餐,第三个你别动,那是瑶瑶姐和她家教授的自拍照………第四个我忘了,说第五个,”赵嘉禾顿了顿,“第五个是瑶瑶姐照的李警官和平常她和李警官的自拍……还有一些他们小时候照的老照片,像素不太高,一看就是二次照片。”——就是把已经洗出来的照片再用手机照一遍。

“你动作挺快啊。”凌远揶揄地伸手接过赵嘉禾递过来的敌情,“我先加她微信还是用蓝牙传?”

“你爱用什么用什么,总之别留下证据就好。”赵嘉禾没好气道,“我再说一遍麻烦祖宗你快点,一会儿李警官就出来了!”


李熏然双手合十,坐在桌子前面安静地看着男人,男子戴着手铐懒散地靠在椅子背上,从下往上抬起眼皮去瞧李熏然。

“李警官……”男人冷哼一声,“你想定我的罪?就凭一个人证?”

“一个人证定不了罪,”李熏然微微笑道,“我知道。”

刑事诉讼对于证据链的要求很高,要想按规矩办事你就不可能只凭借一个人的一面之词。

“没有证据就只能放了我,”男人趾高气扬,“你们警察难道想屈打成招!”

“我可从来不屈打成招。”李熏然上半身稍稍前倾,“可是你诈骗的罪名已经成立了。”

“你能证明我伤人了?”男人面色不改。

诈骗的罪名是很严重,可故意伤人的罪名如果成立更严重,更何况受害者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当植物人。

“你怎么知道我不能?”

“李警官,”男人似乎有点不舒服,但他努力抑制住这种感觉,然后虚张声势地朝后挪了挪椅子,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游刃有余,“我懂点法。”

过了一会儿,男人好像镇定下来了,又笑着开口说道,“你真以为法律是用来约束人的么?”男人故作神秘地摇摇头,又竖起了一根右手食指来在空中左右摇摆,“不是的,聪明人都是利用法律来钻空子的。”

李熏然竟然颇为赞同,“说得对,法律是用来钻空子的。”

“大家都在钻,看谁钻得好而已。”男人又加了一句。

“的确如此,”李熏然笑起来,“我也是这么想的。”

“那看来李警官和我很有缘份。”男人咧嘴,露出满口抽烟过多后导致的大黄牙来,“改天等我请你喝酒。”

李熏然没理他,他若有所思的眼神在男人身上流连,他从头看到尾后又从尾看到头,眼珠滴溜溜地打着转,弄得男人头皮一阵发麻。

“陈老板,”李熏然突然开口,“你手上是怎么伤到的?”

男人一惊,下意识地把右手往袖子里缩了缩,但却被手铐给挡住了,“……李警官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李熏然轻描淡写,“就随便问问而已。”

“……男人嘛,糙得很,可能在哪里不小心划个口子呗。”陈老板把右手食指弯了弯,尽量屈成一个环状。

“用刀划的?”李熏然用手指微微磨搓了一下自己的鼻子。

“怎么可能!”男人忽然大喊,但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于是掩饰性地咳嗽起来,“我,我也不知道。”

“怎么?陈老板别紧张,我随便问问而已。”

李熏然低下头,笑得从容淡定,他轻轻往后面一靠,用手指敲敲桌子,“你,”他朝身边跟着的小警察示意,“去接杯水来,看陈老板都渴了。”

一个小时喝了五杯水,我他妈看起来有那么渴么。

小警察应了一声,转身走出去,还随手带上了门。

“李警官,”男人咽了口唾沫,“我,我能上趟厕所么?”

“当然可以,”李熏然浅浅地点头答应,“等他把水接回来,陈老板再去上厕所。”

你半个小时前也是这么说的,然后我就又喝了三杯水。

房间里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压抑,李熏然不开口说话男人也不敢多说,生怕自己哪句话被警察先生找出错误。大家就这么干坐着瞪眼,陈老板上厕所的心情更加迫切了。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的门猛地被推开,男人被吓得一哆嗦,看到是小警察气喘吁吁地跑进来后差点儿没跳起脚来骂人。李熏然看他那样子就训斥他,“多大的事把你急成这样?能不能稳当点!”

小警察委屈地瘪瘪嘴,走过来凑到李熏然耳边,低声说着什么。

李熏然听完后依然面沉如水,甚至连一点多余的眼神都没分给陈老板。

“我知道了。”他回说,然后又看向男人,“很抱歉陈老板,你的厕所大概是上不成了。”

【04】
赵嘉禾翘着二郎腿闷头玩手机,凌院长存在感特别低地坐在那儿,手指在屏幕上划来划去。

中途凌远接了个电话,他讲电话的声音很轻赵嘉禾也听不大明,当然,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她听不懂。

“你要是能赚到钱就再来和我说,”凌远语气淡然,“你要是赚不到那你今天说的这些话可就都不能做数了。”

“你别说这些,”凌远蹙眉,“我文件都给你提上去了安排也都妥当了……我今天本来就有事儿,而且咱们前几天刚见过面,你现在来告诉我你不知道?”

“你说的那些都不是我的管辖范围。以泌尿外科为中心的分院是我一直都想发展的一个项目,你要是不能做还有别人。”凌远干脆利落地挂断电话,之后接着看照片。

赵嘉禾用膝盖顶他,“你有事儿啊?有事儿先走吧。”

“没事儿。”这种人凌远见多了,一开始说得好好的后来见利忘义企图让他再多加点筹码……不能惯着,该打就打,该杀就杀。

赵嘉禾还想说什么,结果一打眼看到李熏然,于是连忙用脚去踩凌远,“出来了出来了,我去要奖金了,你见机行事!”

有话好好说你踩什么踩……凌远慢条斯理地拿出一张手纸先把鞋擦干净,然后才站起来整整衣服准备走过去。


李熏然接过简瑶递过来的水杯一口仰尽,陈老板有水喝逍遥自在,他可没有那么幸运,审了这么长时间一口水没沾,嗓子有些火辣辣的发疼。

他身后跟着的是垂头丧气的陈老板,李熏然歪着头看他一会儿,结果笑出了声,说:“你看,法律真的是用来钻空子的。”


一个人证当然不够定罪,所以还需要物证。如果这些都不够,就让他亲口承认。

李熏然总是给男人喝水,膀胱压迫之后人会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人只要一紧张,就会开始犯错。

男人错就错在他不该把他的手露出来,没有受过正规训练冲动伤人的普通人用刀时手会因为力度过大而向前滑动,有时一不小心就会被刀刃割伤,要是口子比较深,那短时期内都不会痊愈。

而男人的右手食指肚有伤疤,很符合握刀时的姿势。

案发现场是找不到凶器了,北江巷那么乱,警察也不是通天的神,根本找不到。不过没什么大关系,只要有了这层推断那就什么都好办了。

小警察出去转一圈再回来,故意附到李熏然耳边做戏,说北江巷里有市民发现了一把带有血迹的刀。

男人一下全身紧绷起来,当时李熏然就知道自己猜对了。本来嘛,那天晚上月黑风高又没有监控的,随便把刀子套上一个塑料袋扔掉是处理凶器的最简单而又方便的方法。普通人其实说白了哪有那么好的心理素质,捅了人之后还能没事儿人一样把刀带回家洗洗以后接着切菜做饭吃?

别逗了。

更何况那刀不是自己的,是那个被你捅伤的人带来壮胆的。

等再过一两个钟头,李熏然就把一份血液DNA的检验报告单摆在了男人面前,有理有据井井条条,男人早就在心理崩溃的边缘,看到这个直接丢盔弃甲再不反抗将一切都和盘托出。


“那你这检验报告单……”等陈老板被押走后,简瑶才面色复杂地盯着李熏然手里的那份单子。

李熏然瞟了一眼,然后当着赵嘉禾,凌远,简瑶,以及在场所有警局同事的面,——冷静地把单子放进了碎纸机里。

——“我让人在网上Down的模版,反正他也没见过真的,随便改几笔就好了。”


没错。是狮子一样的警官,聪明机敏,而又生机勃勃。


就是他了。

凌远忽然间觉得自己的胸骨左侧,更准确一点好了,就在第二肋骨下与第五肋骨间,——那里开始泛起疼痛来。

他很少会有这种感觉,也很少会听到在脑海深处有人在跟自己说话,那声音一遍一遍未曾休止,接连不断。

它说就是他了。


就是他了。





【我已经没有存粮了!这是我仅剩下的最后了!】
【大声告诉我,今天的然然帅不帅!今天的日常甜不甜!毕竟马上要开谢晗线得暖暖哒!】
【附赠一个定罪量刑的至少最基本三个条件,抓完人后移交检察院【是吧?】定案前最基本的三个条件:第一,有证据证明发生了犯罪,第二,有证据证明犯罪事实系被告人所为,第三,所有的证据查证属实且排除合理怀疑】

【已修改然然年龄,他来了里给的是二十八岁】
【求小红心推荐和评论,我会回的呀ww你们别不理我啊】



凤九这身好美,和帝君站一起,祸国妖妃可以有

心疼这对,白浅夜华是怎么折腾都会在一起的,东华凤九,是如何努力也求不来一起的。

特别希望帝君和凤九能在凡间过满二十年,有没有太太能续写二十年的甜蜜生活

说实话我感觉帝君在凡间黑头发还挺帅的,大叔和小萝莉嘛,而且最后越是be越值得回味

结局很好,陈深最爱的还是国家,下辈子还和老毕做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