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小蜗宝宝

[GGAD]哈利波特与占卜课

太太这篇文,算是两人相伴到老了

七七七夏:

时间线在hp4,大事件没有改变,占卜课教授格林德沃,内容接[GGAD]哈利波特与黑魔法防御术 


食用愉快~


____________


(一)


“行,行行好吧,赫敏,别再不停地念叨了。”罗恩打着哈欠从楼梯上走下来,身后跟着头发乱糟糟的哈利和一脸恼怒的赫敏,“就算格林德沃是占卜课教授,你也已经把那门课给退了——再说了,不是你自己说的吗,占卜课完全就是垃圾。”


“那不一样!”赫敏板着脸说,“你不懂!”


“我当然不懂了,”罗恩迷迷糊糊地说,“毕竟我不觉得格林德沃跟帅字有半点儿关系。”


“而且他用了卑鄙的减龄咒。”哈利附和道,打着哈欠试图弄平自己乱糟糟的黑发,“要我说,不会有比他更可怕的教授了。”


“你去年这会儿可不是这么说的。”弗雷德从楼梯上滑下来,冲哈利眨了眨眼睛,“尤其是你忙着抄魔药课作业的时候。”


“是啊,”乔治也滑了下来,把弗雷德撞到一边去,充满感情地学着哈利的口气,“‘斯内普是我见过的最让人讨厌的,这一团臭——’”


“哈利!”赫敏严厉地瞥了他一眼,“你真的这么说了吗?”


“当然是真的。”乔治肯定道。


“比恶婆鸟的叫声还真。”弗雷德严肃地说。


“难道这不是事实吗?”他们一起大笑了起来,开心地跑向了餐桌。


“这跟特里劳妮的那堆垃圾不一样,”赫敏用严厉的口气说,“格林德沃教授是真正有语言能力的预见者,他曾经成功预见过一段伟大的世纪决战,我在书上看到过的。”


“什么,他和邓布利多那一战吗?”罗恩满不在乎地越过她去舀了一勺果酱,“是个人都可以预见到,要知道,战斗请求是他发出的。要我说,你就是觉得他长得帅而已。”


“他在这很早之前就预见了!”赫敏恼火地说,“我不会因为别人长得帅就盲目地相信他的!”


罗恩跟哈利对视了一眼,哈利低着头偷笑了一下,罗恩从嗓子眼里发出一声冷哼:他们都想起了洛哈特。


“他给你们提供的是占卜课高阶的教程。”赫敏低下头翻着罗恩的书单念道,“《匿于群星之中的真相》,它结合了占卜术、星相学和高阶算法,是占卜学里最难的一种。”


“饶了我吧,赫敏。”哈利抓过一片面包,“你已经念叨了一个星期了,格林德沃不会因为你会看星星就不把你赶出占卜教室的,他只会扣格兰芬多二百分。”


“格林德沃教授是德姆斯特朗的人,”空气中突然响起一阵巨大的爆炸声,是珀西幻影移形到了楼下,激起一阵烟尘,双胞胎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他把果酱抹在面包上,一边拿狼吞虎咽一边高傲地说,“他不会到霍格沃兹教占卜课的,他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珀西一个暑假一直在诱惑我们,想让我们问他到底是个什么项目。”弗雷德悄声对哈利说,“要我猜,一定是一个厚底坩埚展览会。”


“最厚的底。”乔治严肃地重复道,“巨怪也没法打穿的那种,我不知道这是否符合魔法部的标准——”


“单子上写着的是不会改变的。”赫敏不以为然地说,“特里劳妮有重要的事情要长期离开英国,需要有人替她代课。”


“我更希望取消这门课程。”罗恩小声对哈利说,他感同身受地点了点头。


 


(二)


让哈利意外的是,他的第一堂占卜课并没有那么难熬。他们战战兢兢地走进那个黑漆漆的地下教室的时候(占卜课教室换到了格林德沃喜欢的地方),格林德沃已经在里面等着他们了。


“欢迎,欢迎,孩子们。”格林德沃教授笑眯眯地朝他们伸开了手,示意他们坐下,一阵浓浓的违和感扑面而来,“坐下,别收起你们的魔杖——这是一门需要更多魔力的课程呢,要我说。”


哈利皱紧眉头看着格林德沃。过了片刻,他小声问罗恩:“你有没有觉得他怪怪的?”


“觉得。”罗恩喃喃道,“他是不是被什么玩意儿附身了?”


“占卜课。”他笑眯眯地说,随手挥了挥魔杖,天花板变成了夜晚一样的深蓝色,上面缀满了漂亮的星星,“我们这个学期将要学习跟占星相关的内容。”他说着小声嘀咕道,“我不确定我是不是擅长这个。”


哈利怀疑自己听错了。格林德沃可不是会说这种话的人。哈利一直觉得他是个自大狂。


“好的,现在,打开课本,”格林德沃说,哈利觉得更加古怪了,他去年可从来没有说过“课本”之类的单词,“谁能告诉我,支撑占星学的基本理论基础是什么?”


片刻的沉默。哈利下意识地等着赫敏举手,过了会儿才想起来赫敏没有选占卜课。令他大为意外的是,罗恩举起了手。


“很好,韦斯莱先生?”


“呃,我想,布鲁克斯曾经提到过,”罗恩结结巴巴地说,在格林德沃面前发言显然让他紧张极了,“这个世界最基本的原则是固定不变的,我们唯一不知道的是时间和变化,而星相正是这一未知的重要体现。”


“你怎么知道?”哈利小声问道。


“你没来之前赫敏把这本书早就看完了。”罗恩更小声地说,哈利看到他的耳朵变红了,“如果你听她念叨了那么多次,你也会记住的。”


“很好,格兰芬多加五分。”格林德沃看了一眼课本,愉快地说,哈利古怪地看着他,“那么关于预言的可靠性和可预测性,你们的观点是?”


学生们互相看了看彼此,没有人说话。过了会儿,哈利举起了手。


“嗯,我想,获得可靠的预言能力是非常困难的,”哈利紧张地说(拉文德在旁边翻了个白眼),“即使是了不起的预言家,从细小的迹象中看到未来与真相的可能性也是非常小的——我的意思是,一切都是不断变化的,不可控的,不是吗?”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帕瓦蒂害怕地看着他,又看了看格林德沃,似乎是想起了他上个学期反抗格林德沃的下场。


一阵可怕的沉默。出乎意料的是,格林德沃并没有把哈利赶出去,也没有罚他关禁闭;他看上去甚至有点儿高兴。


“有趣的观点。”他笑眯眯地说,哈利终于发现违和感在哪儿了:这个表情他只在邓布利多脸上看到过,“格兰芬多加十分。”


“先生,”哈利再次举起了手,“请原谅我的无礼——可是,您真的是格林德沃教授吗?”


格林德沃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片刻之后,他轻轻挥了挥魔杖,变成了一个穿着蓝色袍子的老人,讲台下传来惊讶的抽气声。


“我不得不说,你太了不起了,哈利。”邓布利多笑眯眯地看着他,“还没人能识破过我的伪装呢——格林德沃教授第一节课临时有点事情,所以我来替他上会儿课——真是抱歉,我从没怎么学过占卜,这门课对我来说太难了。”


“他开玩笑的吧。”罗恩不可思议地小声道,“没人识破他的伪装?格林德沃会笑着跟我们说欢迎吗?”


哈利决定谨慎地不对此发表任何意见。


课程结束了以后,他们去跟邓布利多说再见,教授和蔼地看了他一眼,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他是怎么看破他的变形术的。


“哦,不,不是变形术,您的变形没有任何破绽。”哈利干巴巴地说,“但是格林德沃是不可能在我对他发出质疑以后不把我赶出教室,还给格兰芬多加了十分的。”


 


(三)


“火焰杯!”罗恩兴奋地说,“你说那条年龄限制真的有用吗?”


“当然。”赫敏不以为然地看了他一眼,“那是邓布利多教授亲自画的,没有任何伪装能偏过他——看看乔治和弗雷德的下场吧,他们的胡子现在退掉了吗?”


“还没呢。”哈利笑道,他们经过礼堂,发现里面空空荡荡,只有一个过分英俊的男生正站在里面,拿着羊皮纸准备往里面扔。


“嘿,小子,”坐在旁边一个人高马大的斯莱特林喊道,“你是哪个院的?我怎么没见过你?你成年了吗?”


“德姆斯特朗的。”金发的男生冷淡地说,用冷冰冰的蓝眼睛看了他一眼:不得不说,他看上去真是英俊极了。哈利听到赫敏倒抽了一口冷气——这通常意味着这个男生有点儿英俊地过了头。


“我从没见过你。”斯莱特林怀疑地说,“德姆斯特朗的学生都住在我们那儿。”


“这就意味着你该看看你的眼睛了,蠢货。”男生冷冰冰地说,哈利注意到那个斯莱特林的大个子害怕地往后缩了一下,“让开。”


男生走过邓布利多的年龄线,把羊皮纸投了进去。几秒钟过后,火焰杯把羊皮纸吐了出来,并且把那个男生连人带纸一起丢了出去。片刻的寂静后,一阵巨大的爆炸声,他恢复了原状,赫敏再次倒抽了一口冷气:这次哈利知道是为什么了。


须发皆白的盖勒特.格林德沃狼狈地坐在地上,看上去苍老无比,他的胡子一根根掉在了地上。格林德沃愣了一秒,重新变成了他们平时见到的那副中年人的模样,威胁地抬头看了他们一眼:赫敏害怕地捂住了眼睛,那个斯莱特林已经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我们什么都没看到,教授!”赫敏尖声说,哈利觉得她真是糟糕透了,“抱歉,先生!”


格林德沃威胁地举起魔杖。下一秒,邓布利多出现在了礼堂门口。


“啊,请原谅,我打断了什么吗?”他温和地说,蓝眼睛透过镜片惊讶地看着地上的格林德沃,“老朋友,你怎么坐在地上?”


格林德沃怒气冲冲地看了他一眼,邓布利多注意到地上散落的白胡子。


“天哪,天哪,这么说你真的来试了?真让人惋惜。”邓布利多惊讶地说,似乎是憋着笑的,哈利不确定他听起来更惋惜一点还是更开心一点,“如果真的想要判断你和我谁的魔力更高一点,有更好的方式。”


罗恩听明白了:格林德沃因为坚信自己的魔力比邓布利多要强,故意变成学生的样子来往火焰杯里扔名字,想看年龄线有没有反应:不幸的是,邓布利多的这条年龄线明确地规定了参赛人员的年龄上限与下限。


哈利显然也弄明白了这一切,但是不知怎的,罗恩觉得他的脸色变得更白了。


“好吧,我们去校医院看看。”邓布利多友好地说,伸手试图把他拉起来,“我想那儿会有方法治好你的胡子。”


“我不需要。”格林德沃咬着牙说,狠狠地拉了邓布利多一把,校长一个踉跄,差点摔到他身上。格林德沃紧紧抓住对方的手,站了起来,矜持地整理了一下袍子。


赫敏捂住了眼睛,哈利痛苦地扭过了头。


“嘿,伙计,”罗恩茫然地看着两位教授消失的背影,“到底发生了什么?”


 


(四)


“关于星相。”新一堂占卜课上,格林德沃终于恢复了他那懒洋洋的、讥讽的表情,坐在椅子上冷冷的看着他们,“我想邓布利多已经教给了你们足够多的理论知识,现在我们需要的是——”他一挥魔杖,头顶的天花板再次变成了盛满群星的夜空。


“邓布利多教授给我们看过这个了。”罗恩小声嘟囔道,没人理他。


“占卜是一门非常高级的天赋。”格林德沃淡淡地说,讲台下面鸦雀无声,“就像魔法天赋一样,它们是天生的;与此不同的是,它们非常稀有,是很难通过后天的学习得到的。我不指望你们通过简单的学习和观察就能掌握这门本领,毕竟在人类漫长的历史中,只有极少部分人获得了这项殊荣……”


哈利暗自翻了个白眼,并小心不让自己的表情被格林德沃发现。


“但是,我至少希望你们,”格林德沃冷冰冰地说道,“离开我的课堂以后,可以获得一部分从可预知的事物中总结规律和计算的能力,而不是被人指着鼻子说‘占卜术毫无用处,完全是胡编乱造’。”


哈利晕晕乎乎地看着桌上的水晶球,他怀疑自己快要睡着了。


“波特!”他突然大声喊道,吓了他们一跳,“看着星空!告诉我们,你看到了什么,这又预示着什么?”


哈利差点摔下椅子,抬起头看着闪烁的天花板,一边去翻自己的课本,却发现里面全是一些深奥难懂的理论知识和术语。


“呃,第五颗星闪烁得非常明亮,”哈利结结巴巴地胡乱说道,“嗯,七颗星星排成了有序的、转动的形状,这意味着——”


“这意味着你看到了北斗七星,我们都知道了,波特。”格林德沃讥讽地说,“格兰芬多扣十分。”


哈利气愤地坐下了,在斯莱特林的哄笑声中气得耳朵嗡嗡作响。他迷迷糊糊听到格林德沃说:“注意你的健康,小心火龙,波特!”


“他依然在针对我!”下课以后,哈利把他的书包摔得震天响,愤怒地跟罗恩说,“我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小心火龙!看看他上个学期对我做了些什么!我还需要小心火龙吗!还是让我小心盖勒特.格林德沃吧!”


 


(五)


“我不敢相信。”圣诞舞会上,罗恩抓着自己发霉的荷叶边礼服长袍,惊恐地拉着哈利,往角落里缩了缩,“我想我们还是躲起来吧。”


“是啊,是啊。”哈利干巴巴地说,充满感情地看了一眼人群中跳舞的塞德里克和秋。


他俩躲在角落,各自充满怨恨地看着自己的姑娘和她的舞伴,哈利听到罗恩愤怒地小声说:“你有没有觉得克鲁姆的袍子丑爆了?”


哈利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他现在专注地看着一个正在跳舞的红头发年轻人,一阵怪异的感觉从心头掠过。


“罗恩,你看,”哈利一把还在喋喋不休的罗恩拉过来,“那个男生……你有没有觉得他看上去有点眼熟?”


“红头发的那个吗?”罗恩茫然地看着他,“我没见过——你是做梦梦见了吗?我觉得他的舞伴看上去倒是有点儿眼熟……等等,他的舞伴为什么是个男的?”


哈利张了张嘴。他觉得他知道这个男生为什么眼熟了。半晌,他轻声道:“舞会没有规定男生只能邀请女生。”


罗恩似乎被这一套理论说服了。过了会儿,他转过头古怪地、上上下下地把哈利打量了一遍。


“走吧,罗恩。”哈利含糊地说,“我们出去走走。”


“我不出去。”罗恩果断地说,还在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两个男生,“我刚看到芙蓉和她的舞伴到花园去了。”


“那我们就,”哈利费力地拖着罗恩想带他走,“换个地方,别在这儿。”


“嘿,哥们,我觉得他们看起来怪怪的,”罗恩不为所动,皱眉看着那两个人,“那个高个儿的摸了摸那个红头发男生的耳朵——这正常吗?”


“当然,当然。”哈利含糊地说,努力想要把罗恩带离这个危险的地方,“我也可以摸你的耳朵。”


“我不会让你摸的。”罗恩打了个寒颤,心有余悸地护住自己的耳朵,转头继续盯着那两个人,“我会把你打出去——当然,那个男生显然不这么想。”


哈利紧张地瞥了一眼舞池。的确,红头发、高个子的那个男生看上去不仅没有不满,反而开心地笑了一下,愉快地转了一圈,长长的头发在舞池里四散开来。


“他们离得有点太近了,”罗恩看着他们的动作,若有所思地说,“他们看上去都快亲上去了——嘿,没人觉得他们看起来很奇怪吗?女生们都没有尖叫吗?”


事实上,不仅没人觉得他们奇怪,他们旁边的人甚至都不觉得自己旁边有一对正在跳舞的英俊男生。他们自由地在舞池里旋转着,长袍随着音乐四处散开,就像一朵朵漂亮的、蓝色的花朵。


“我猜他们用了某种咒语。”哈利心惊胆战地说,“旁边的人看不到他们——但是我们离得太远,咒语覆盖不到我们这儿。”他顿了顿,看着一脸好奇的罗恩,“这很普通,可能是出于隐私的考量。快走吧,别——”


下一秒,罗恩小声尖叫了起来。


“你看到没有!看到没有!哈利!”他尖声道,看上去震惊极了,用力掐着哈利的胳膊,哈利觉得自己的手臂肯定发紫了,“他们接吻了!接吻了!这普通吗!”


“小声点儿。”哈利呻吟道,“不用你说,我看见了。”


“哦,不。”罗恩眼神飘忽地说,“难以置信,我第一次——”


“那是因为你见识太少。”哈利干巴巴地说,“好了,走吧。”


他们面色惨白地走在花园里。过了很久,罗恩突然飘忽地看了他一眼:“等等,哈利,我想起来了。”


哈利转头看着他。


“那个金色头发的男生。”罗恩惊恐地说,“我们在礼堂见过——他是格林德沃!他变形了!”


哈利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那另外一个呢?”罗恩打了个寒颤,“谁会跟他,我是说——”


“是啊,是啊,”哈利干巴巴地说,“你从没看过邓布利多教授年轻时的照片吗?”


罗恩惊恐地、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漫长的几分钟过后,斯内普突然不知道从哪条花园小径上冒了出来,怒气冲冲地看着他们。


“波特,韦斯莱,你们这么晚了在外面闲逛什么!”他怒不可遏地喊道,“格兰芬多扣二十分!”


 


(六)


哈利对着石像喊出口令的时候,脑子里还满是刚才做的噩梦。校长办公室静悄悄的,他猛地推开了门:“邓布利多教授,我——”


他顿住了。格林德沃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个水晶球,邓布利多闻声回过头来,脸上还带着残留的严肃表情。


“怎么了,哈利?”邓布利多温和地问道,“你不是该在上课吗?”


“我……教授,我做了一个噩梦,”哈利决定不去看格林德沃的表情,“我梦到了虫尾巴,还有……”


哈利飞快地讲完了他的梦。令他惊讶的是,格林德沃一反常态没有对他发出讽刺的嘲笑。过了片刻,他面色凝重地站了起来,走到邓布利多面前,放下了水晶球:“我想,这和我所看到的东西是一致的——但是我们依然无法判断这是在哪儿,通过什么样的路径。”


“我们看到的太少了。”邓布利多叹息了一声,细长的十指对在一起,“哈利给我们提供了一点线索,但是我们仍然……”


他的声音低了下去,和格林德沃专注地对视着,似乎在用一种哈利听不到的语言交流,哈利的眼神在他们之间茫然地四顾。过了会儿,邓布利多像是被惊醒一样站起了身。


“啊,抱歉,哈利。”邓布利多轻声道,“我差点忘了你——谢谢你,你让我们知道了很多东西。”


哈利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他点了点头,退了出去。在关上门之前,他隐约看到他们挤在桌子前,用羽毛笔写写画画着什么,就连格林德沃,也看上去意外地让人感到安心。


 


(七)


哈利走到校长室门口的时候,门被打开了,邓布利多面色凝重地从里面走出来。


“哈利?”邓布利多惊讶地看着他,“有什么事儿吗?我以为你已经回家了;要知道,暑假已经到了。”


“哦,是啊。”哈利含混地说,“先生,我想问问您,关于我和伏地——”


“这个问题我们在伏地魔回来的那天晚上已经讨论过了。”邓布利多平静地说,“我要说的是,有太多的——”


一个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阿尔?谁在外面?”


“哈利在这儿。”邓布利多说,回过头看了房间里面一眼,“你收拾好了?”


哈利竭力控制住自己想要踮起的脚尖。几秒过后,一个人影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一个箱子漂浮着跟在他身后。格林德沃眯了眯眼睛,低下头挑剔地看着他:“啊,波特。”


“您好。”哈利生硬地说,加上一句,“教授。”


“哈利,格林德沃教授要离开霍格沃兹了。”邓布利多温和地说,“特里劳妮教授下个学期就会回来;当然,”他顿了顿,补上一句,“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格林德沃教授去做。在德姆斯特朗。”


“是关于伏地魔的吗?”哈利热切地说,“他在北欧一带也有动向吗?我能帮得上什么忙吗?”


“小子,打断教授说话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格林德沃扬起下巴看着他,冷冰冰地说,“很遗憾,我短暂的教学生涯没能教会你这一点。”


“行行好,盖勒特。”邓布利多不耐烦地说,哈利正对着格林德沃怒目而视,“你都要走了,对这孩子好点,我不知道他哪儿惹着你了。”


格林德沃嘀咕了一句什么,哈利气愤地看着他。


“好了,哈利,”邓布利多耐心有限地说,但语气仍然非常温和,“跟格林德沃教授说再见吧——当然,我不确定你们是否还愿意见到彼此。”他顿了顿,若有所思地说,“你们知道的,他不算是一个好老师,但是确实教会了你们一些东西,是不是?”


哈利和格林德沃对视了一会儿,格林德沃也毫不掩饰地表达着对他的厌恶,哈利不由得觉得他可以和斯内普竞争“最糟糕的老师”这一职位。


 “当然了,我对占卜这门课以及它的有效性持怀疑意见。你知道的,孩子,尽管盖勒特已经是我见过的比较准确的预言家之一,但是他的预言能力依然非常糟糕……”邓布利多眨了眨眼睛补充道,笑了起来,“我以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向你表明,占卜是一门很难通过简单的学习就真正获得能力的学科。”


“可是,先生,”哈利犹豫着说,“赫敏跟我说您从没上过占卜课——嗯,她是在书上看的。”


“是这样没错,但是,当然啦,上课并不是唯一学习知识的途径。”邓布利多轻描淡写地说,温和地眨了眨眼睛,“我向你保证,你的占卜课成绩不会得到一个T的。”


“谢天谢地。”哈利喃喃道。


“好了没?”格林德沃靠在门口打了个哈欠,显然已经对这种好声好气的温情故事厌烦透顶,哈利注意到他身后漂浮着的箱子不耐烦地轻轻撞着地板,“太晚了。”


“好吧,好吧,”邓布利多看了一眼钟表,“我先送你出去——哈利,你可以等我一下吗?”


哈利点了点头,格林德沃懒洋洋地指挥着箱子从他身边经过,走了几步以后突然停下来了。


“嗯,波特,”他思考了一会儿,才慢慢开口道,“虽然你资质愚钝,反应迟缓,傲慢无礼,目无尊长——”


哈利站在原地,心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但是,”格林德沃慢悠悠地背对着他说, “整体来说,你仍然算是一个勇敢的、不错的孩子。”他似乎打定主意不去看哈利,“显然,阿不思喜欢你不是没有道理的。”


哈利惊讶地看着他的背影,就像听到了斯内普在魔药课上手收养哈利当干儿子一样。


“好了,阿不思,”格林德沃说完这句话,飞快地向前走了,像是有一只狼人在后面追着他一样,“快点儿。”


邓布利多应了一声,回头对着哈利眨了眨眼睛,哈利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的背影慢慢走远了。


END


又及,昨晚看完了jcb的骸骨之城,为结局震惊到无法自拔……

评论

热度(867)